这样的大手笔只让叶潇心里暗暗惊叹就这样的

 
    不自觉的,叶潇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在下飞机的时候,那个上前朝司徒皓月搭讪的男子?记得他可是想要邀请司徒皓月上一排奥迪车呢?
 
    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公子哥,招呼一群地痞流氓来找他们的麻烦,然后再亲自出面解决这些流氓,这似乎是那些公子哥泡妞的最常用手段了吧?
 
    李绍军,24岁,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涉世未深,骨子里却积累着一股狠劲和冲劲,发誓这辈子要干一番大事业。
 
    在拒绝父母托关系安排的公务员工作之后,他就像是一头倔牛,头也不回,提着行李,一个人加入到了
 
    “北漂”的行列中。为了爱情,他挣扎过,痛苦过,失望过,唯独没有失去一颗斗志的心。
 
    被昔日女友抛弃之后,急于求成的他,一步步陷入了女色诱惑的陷阱,拜倒在风骚女......本书最新更新地址:/files/article/html/49/49962/e3更好看书友分享最新章节:&ampampltahref=&ampampquot/files/article/html/49/49962/&ampampquot&ampampgt第38章扭动着屁股&ampamplt/a&ampampgt喜欢本书,请支持作者,点击页面右边的分享按钮,分享一下吧!
 
    e3提醒:读书三件事-&ampampltb&ampampgt收藏、推荐、分享&ampamplt/b&ampampgt!
 
    简介:本文取自作者上一篇文《浮色》中的一个电影剧本。女主与男主不同的三观:食物的用途:女主:填饱肚子男主:艺术对对方的感觉:女主:变态男主:太蠢有没有可能和对方谈恋爱呢?
 
    女主:谁,谁想和变态在一起啊!男主:这么蠢,也就我能接受了。这就是个高冷男神着女主称霸(夸张的修辞手法)美食界的故事。
 
    男主是天才主厨,但是眼盲,因此除了视觉之外的其他感觉超乎常人。
 
    所以拥有完美的味觉以及通过别人说话的语气和呼吸感受其他人态度、感情的能力,相比健全人,他更容易看到真相,包括身边人的真心。
 
    不能接受男主眼盲特性的妹子们就不用强迫自己跳坑哈!本文周五(1月30日)入v,跪求小天使们不要抛弃~文的名字来源于男主角的舌尖,不仅仅因为男主无与伦比的味觉敏锐度,那也是女主心中男主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哦~胖瓜的微博,欢迎来戳~
 
    如果不是她满身落魄地重返宁城,大闹楚公子的婚礼现场,宁城的人们几乎都要忘记了,五年前,这个传奇一般的萧家千金。
 
    *她站在新郎新娘面前浅笑,
 
    “楚临渊,停止这场婚礼。”周围宾客闻声色变,而红地毯尽头的男人却抛下新娘走到她面前,低低地笑,
 
    “萧疏,舍得回来了?”她的出现终是没能破坏那场婚礼,萧疏二字,反倒成了宁城的笑柄。
 
    但是没人知道,新婚的楚公子却在无数个夜晚,抛下如花美眷、独自驱车离家。
 
    直到新闻被爆开??萧疏,当年那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gt一时间,她名声狼藉,人人喊打。
 
    楚公子吻着她,淡淡嘲弄,
 
    “你不就是喜欢这样?越对你好你越不稀罕,搞得越惨越狼狈,你就越往上贴。”他一边骂她,一边却把她宠上了天。
 
    萧疏区区一个前任,跑到正房面前耀武扬威,还泼了对方一身酒。而楚公子不置一词,回到蓝湾便将她压在身下,狠狠作弄。
 
    萧疏勾着他的脖子,媚眼如丝,
 
    “我这么过分,你怎么还不踹了我?”他沉迷在她的身体里,答非所问,
 
    “家里有酒庄,以后泼人别拿那么廉价的酒,没格调,嗯?”所有人都说,楚公子不爱他的新婚妻子,却偏对这个前任着了迷。
 
    可是真相往往出人意料??楚公子的白月光,从来都另有其人,既不是他妻子,也不是萧疏。
 
    后来,他的白月光痛苦流产,男人一巴掌落在她脸上,
 
    “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踹了你?我如你所愿!”*23岁的萧疏,上位未遂,大着肚子,成了被抛弃的
 
    “小三”。几年后,宁城的上流圈子里出现了一朵花蝴蝶,成日行走于酒桌之间,妖娆妩媚。
 
    护花使者们送她回家时,总能看见她家门口那个冷峻的男人,眼神不善地扫过来。
 
    “那是谁?”有人问。
 
    “那个啊……”萧疏眼波流转,
 
    “可能是哪个爱我爱的发疯的男人吧。”进了家门,她一下被男人压在门板上,
 
    “这是第几个了,还没玩够?”她笑嘻嘻地在他脸上一吻,
 
    “生气就踹了我呀!”楚临渊捏着她下颚的手愈发用力,最终却只是淡了眉目,
 
    “叫儿子下来吃饭。”踹了她?除非他死了。
 
    二十二纪世界末日,拥有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闺蜜双双背叛,被他们下药之后送到基地实验研究所,只为换取一个月的粮食。
 
    承受身心双重折磨之下,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朝醒来,已然成了不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二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言?
 
    ?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将来会克天下。
 
    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害怕被克死,毅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划掉,让她自已单过,愚孝父亲遵从,懦弱娘亲哭哭啼啼,包子弟妹更是毫无办法。
 
    九岁分家,一间进风漏雨,颤颤微微随时可能倒塌的小茅屋,一分下水田,两分旱田,把林月兰给打发,从此林家再此林月兰,林月兰成了无根女。
 
    颤颤微微的活到十二岁,一招不慎得罪了村里的小霸王,被同村的小伙伴们给拳打脚踢给踢死了。
 
    迎来了,二十二世纪末世穿越过来的林心兰空间异能我有,天下由我走,看我林心兰如何威风八面,成为一代女土豪!
 
    上一章提要:...双眼,他必须确定睡在自己床上的人是谁,或者说自己睡在谁的床上?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一对大大的眼睛,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么大,又这么天真的眼睛,叶潇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一个人有! 在稍微将目光回收了一下,叶潇终于确定了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胖乎乎的脸蛋,巧巧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组合成了一张童颜般的面容! “啊……”叶潇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伊宝儿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一想到若是自己真的跟伊宝儿发生了什么,不说伊琳,估计慕容茗嫣会第一时间将自己撕得粉......
 
    上二章提要:...续查这个女人的信息!”李良忠沉思了片刻,指着照片上的女人说道! “是!”张阳恭敬地道了一声! “还有,将这些资料拿给梦麟!”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李良忠的眼中说不出的痛苦,李梦麒是他的儿子,而李梦麟却是他兄弟的儿子,只不过他兄弟在多年前死于一场重病,李梦麟被他收养,算是他的养子,如今李梦麒死了,李家的直系就剩下李梦麟几个了,其他的几个还小,这些事情也只能够交给李梦麟来处理了,至少也要让他开始接触李家的事情! “是!”张阳又是恭敬的道了一声,看到李良忠没有别的吩咐,转身走了出......
 
    上三章提要:...这些年来,李家虽然越来越没落,可是也没有寻找大胡子帮忙,毕竟,大胡子现在还是华夏国最大的通缉犯呢,要是李家找上了大胡子,这不是将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可是这一次,自己的儿子死了,李良忠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况且这件事他做的极其隐蔽,不管是李良忠也好,还是大胡子也罢,都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有藏在暗处的关系,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 当然,如果不是李家和大胡子的渊源,以大胡子的小心谨慎,也不会轻易的踏足华夏国,这里,可是有一个他一辈子也难以超越的存在,他可不想彻底的惹怒那人,最后直接......
 
    上四章提要:...与同情无关,与愧疚无关,直到这一刻,叶潇已经彻底的明白,他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住进了这个外表柔弱,性格却极其倔强的女孩! “去玫瑰客栈,好不好?”欧阳倩倩的嘴里轻轻的吐出了这一句话,声音若蚊声,很是细小,可是却清晰的传进了叶潇的耳朵里,而她的脸上,也泛起了道道羞涩的红晕! 不过她那双迷离的眸子却充满了期待! 玫瑰客栈,那是离经贸大学不足五百米的一家特色客栈,客栈的消费不算高,可是里面的设施却是极其温馨,说到底,这就是一家专门为那些情侣们提供更进一步场所的客栈,凡是在经......
 
    上五章提要:...尽致的美丽女人! 漆黑色的晚礼裙很是合体的套在身上,将那玲珑剔透的身段完美的展露了出来,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了脑后,上面还插着一根银光色的发簪。 一对挂有银蓝色耳坠的耳朵露了出来,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水蓝色的水晶项链,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公主,可是她的眼中却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哀伤,那是一股让人感到心疼的哀伤! 就好似一个经历了万般磨难的女子,显得那样的楚楚可怜,让人心疼,然而,在这一片哀伤的背后,却又透露着一股执着,一股不服输的执着,也只有经历很多的成熟女人才能够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
 
    上六章提要:...柳秘书已经彻底的无语了,原本以为这个家伙认识副董已经很牛逼了,现在竟然直接去找董事长,他还叫董事长什么?菲儿?萧菲儿表面上是天门集团的董事长,可是实际上却是京都地下世界的女皇,除了逝去的老董事长外,还没有人敢这么叫她! 即便是那些长辈,也恭敬的成为她小姐,可是这个家伙,他竟然叫京都的黑道女皇菲儿?还叫的如此亲密?难道他是董事长的男朋友? “喂,你再不起来我就要打殡仪馆的电话了!”就在这个时候,萧峰朝着晕倒在地上的保安队队长说道! “副董事长,这不是我的错啊,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上七章提要:... “知道了,我很快下来!”老首长答应了一声,然后又朝着龙帝隐藏的方向轻声叨念了一句:“林修远那老家伙怕你袒护叶潇,直接找上了幽灵的人,现在叶潇若是没有反抗的话,估计也快到了吧,你也准备准备!”老首长说完,已经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而身后的阴暗处也传来了一声叹息的声音,然后就再也没有半点声响,书房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国安局乃是国家最机密的部门,而幽灵就是国安局最重要的一个部门,这就和龙族在军队中的地位一样,而且幽灵的每一个成员也都是千挑万选的精锐,如果说龙族是对外的利器,......
 
    上八章提要:...副惊慌的样子,就好似被一群大汉骗进小屋的少女一样! “做什么?哼,这当然是一会再说的问题,说,你给我准备的礼物是什么?”杨素素冷笑了一声,双手抱于胸前,一副黑帮大佬的模样,看那样子,叶潇就好像是她手中的小羊羔一样! “额,是一个手提包,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看到杨素素这幅模样,叶潇赶紧将礼物从盒子里取了出来,递了上去,那样子就好像那些偷窃帮的小弟将一天的劳动所获交给自己的老大一样,这样的一幕看得杨素素抿嘴直笑,这家伙,总算知道怕了吧! 接过了叶潇递来的手提包,原本还想说送的什......
 
    上九章提要:...多么多么的好,以后是多么多么的幸福,但却没有一个人问过她,开心么? 现在,这个华夏国权力最高的老人,却亲自对自己说,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嫁了,只要过得开心就好! 一句话,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说进了自己的心坎里,这让她如何不感动?而她的那一声刘爷爷,也是完全发自内心!...
 
    上十章提要:...人战斗力很强又如何?现在可是文明社会,他还不相信叶潇真的敢冒着大不违袭杀自己! 若是他真的有那等手段,当日就不需要自己下手杀岳子秋了! 一想到岳子秋的死,林无情的心头又是一颤! 林家长子林无情和谭家当代家主谭子雄的女儿成亲的消息刚刚散播出去,就引起了整个皇城的轰动,当然,这里的轰动不是一般的市民,而是整个高层圈子中,特别是政治体系的轰动! 虽说两家人早已经定亲,可是定亲是一回事,真正的结婚又是另外一回事,原本按照谭笑笑的意思,是在谭笑笑大学毕业后再完婚,可是谁知道竟然提......
 
    下一章预览:...饶是他当上警察这么多年了,此时也有些心虚,不过想到这一次自己带了这么多属下过来,还配有枪支,也没有太过的担心! “警察同志,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一看到这些警察前来,一名伤势比较轻的家伙当场就朝朱所长奔了过去,来到了朱所长的身边,很快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无非就是自己的伙伴好心的问他们需不需要车? 可是谁知道他们却直接辱骂自己的伙伴,还推倒了自己的同伴,这一批兄弟看不下去了,想要找他们要个公道,谁知道他们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打人,直接将兄弟们打成了这个样子! “警察同志,......
 
    下二章预览:...,他的力气越来越大,而紫漠的身手也是越来越灵活,如今两人长大之后,在力气和灵活上竟然已经不分上下! 这不得不说也是老头子的功劳! 看到叶潇闷闷不乐的走了出去,慕容茗嫣暗自好笑,这个小家伙,也只有在老爷子面前会规规矩矩的,现在看来,有老爷子出面,他和司徒皓月的婚事应该不成问题! “小南,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老爷子并没有在意叶潇那郁闷的神情,等到众人都落座之后,微微开口道! “快二十年了吧!”静海市十二巨头之一,地产行业的大亨司徒南被人称之为小南,这绝对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下三章预览:...愁展拱了拱手,就要骑马离去,可是叶潇却是站在了他的面前,丝毫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白愁展的眉头皱了皱,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而李梦麟在看到白愁展不理会自己的时候,心里一阵恼怒,如今眼见叶潇就在自己的面前,心里的那团邪火更是不断的上涌,竟然猛地一抽马屁,就要冲叶潇的身上踩踏过去! 骏马受到了惊吓,忽然长嘶一声,整个前蹄高高跃起,就朝叶潇踏了下去! 经此突变,其他的众人都是一惊,特别是那些女孩子,一个个露出了惊慌之色,人乃是血肉之躯,如何承受得了一匹骏......
 
    下四章预览:...大白痴! 不说白愁飞在一旁郁闷不已,骤然听到叶潇这一句话的易科夫整个人都吓得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刚刚含在嘴里的雪茄也是掉落下去,落在了一堆皮毛中,惊得易科夫一脚踩了下去! 他叫上可没有穿皮靴,就这么光着脚丫踩灭了雪茄,小帐篷内立马弥散出了一股肉焦糊的味道! 顾不得在意自己脚底的烫伤,易科夫满脸惊骇的朝着叶潇说道:“亲爱的叶,今天才三月一号,离愚人节还有一个月,你不要开这么吓人的玩笑好不好!”易科夫几乎是狂抹额头上的冷汗,有大胡子坐镇北方,谁敢说他能成为北方的霸主,这不是找死么......
 
    下五章预览:...不管叶潇和白愁飞是否相信,此时的他们也没有去研究那些油画的意思,他们又不是要强攻这里,就算这里的机关再多又如何? 跟着泰格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钢铁走廊,进入了城堡里面,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大厅中,是的,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大厅,也是一个近乎露天的大厅! 说是露天,是因为这大厅的上面是一个巨大的苍穹,一个以强化玻璃制成的巨大苍穹,站在大厅中,能够看到上空纷纷飘下的雪花,而那雪花一落在苍穹上,立马被融化,化为了阵阵水流流淌下来,看上去很是迷幻! 这样的大手笔只让叶潇心里暗暗惊叹,就这样的一......
 
    下六章预览:...己的掌声送了出去! 不过众人很是好奇,白家的三少爷,来这里做什么?难道白家有什么行动不成?一想到这种可能,很多人的眼中已经冒出了道道精光,他们都在思量,一会儿是不是该上前和白家的三少爷混个脸熟什么的? 当然,若是是一般的纨绔,这些豪杰们都不会放在眼里,可是任谁都知道,白家之人就没有一个孬种,白家的男儿都是热血男儿,即便是没有见过白愁飞,不知道他的人,也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大胡子何等高傲之人,若是没有一点本事,就算出生再高贵,也不会让他如此以礼相待! 面对众人......
 
    下七章预览:...也要有命去享受不是?何必为了上一个女人将身家性命都丢上?听到易科夫一句话就熄灭了很多人的火焰,大胡子恨得牙痒痒的,这个王八蛋,你想杀价就明说了,何必摆出这么一个名堂出来? “呵呵,难道在座的都是和易科夫一样的懦夫么?就没有人敢动这女人?底价五十两黄金,价高者得!”不过大胡子也是吃素的,直接先将易科夫讽刺了一顿,然后报出了圣女的底价! 易科夫是胆小不敢上这个女人,难道在座的都是和他一样的孬种么?只要五十两黄金呢,只要五十两黄金就能够上这个世间最纯洁的女人呢,五十两黄金相当于一百万华夏......
? 反倒是落在地上的妖娆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龙血,这就是龙血的力量,不是龙族的人根本不会知道龙血的恐怖作用,一般的龙族战士服用了龙血的力量实力都会提升三到四倍,又何况是被誉为龙魂的叶潇呢?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算得上是顶尖,进入天榜前十完全没有问题,如今再服用了龙血,即便是天榜第一高手修罗前来,也只能够铩羽而归吧? 一步跨出七八米的距离,......
 
    本章提要    【最新章节阅读.】随着男子的嘶吼,周围立马涌来了很多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都是本地人,只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就超过了五六十人将叶潇等人团团的包围了起来,这些人也不做什么,只是这么围着,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无非就是司徒南等人仗势欺人什么的的,总之,说话很是难听!
 
    司徒南的脸色变得出奇的难看,作为堂堂司徒家的家主,作为静海市最顶级的大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围着评头论足过?
 
    “走!”不过虽然很是气愤,但是司徒南也自持身份,自然不会真的叫自己的保镖收拾这群人,当下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一听到司徒南的命令,这些保镖立马护着司徒南等人就要强行离去,这家伙明明就是故意来找茬的,谁还会搭理他?
 
    看他们这架势,无非就是想要敲诈勒索一阵,这样的人,何必理会?
 
    “你们打了人难道就这么想走吗?”这个时候,那名倒地的家伙已经被搀扶了起来,眼见司徒南等人竟然想要直接离去,当下冷冷哼道!
 
    “就是,就是,有钱请保镖就了不起了吗?就能够随便打人吗?”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