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亲切的笑容一边朝叶潇走

 
    下四章预览:...的踩踏?这李梦麟是想要当场将叶潇杀死,为自己的堂哥报仇啊! 可是她们还来不及闭上眼睛,叶潇已经用力一脚登出,然后整个人就朝骏马的腹部撞去,在骏马的前蹄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叶潇已经一拳砸在了骏马的腹部,众人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骏马那重达数百斤甚至上千斤的身体连同李梦麟的身体被整个的砸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李梦麟被骏马压住身体,脸色剧变,而那匹骏马竟然被这一拳砸得口吐白沫,哪里还爬的起来! 所有人震惊了,即便是白愁展也惊骇不已的看着这一切,将一匹骏马直接砸飞,这需要......
 
    下五章预览:...这些年来,包括李家在内的这些大族子弟,哪一个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只要不是涉及到其他大家族的利益,即便是他们的子弟杀了一些人,还不是继续逍遥于法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就算是强大如老首长,也不可能真的将这句话实现! “雄风,你爸爸去了多少年了?”看到李雄峰的沉默,老首长忽然开口问道! 李雄峰一愣,老首长怎么忽然问起自己父亲的事情来?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十五年了!” “是啊,十五年了,当年我们一起扛着枪打小鬼子的时候何曾想过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雄......
 
    下六章预览:...仅是这些哨兵,就有着超过两百人! 这就是大胡子的势力么?果然不愧为雄踞北方的超级霸主,看来就算真的杀了大胡子,易科夫想要坐上北方霸主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容易! 车队行驶了接近一个小时,这才来到了森林的中央,当路过最后一个哨岗的时候,叶潇也好,白愁飞也罢,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惊住! 这里的松柏树都是那种高达数十米甚至上百米的高大俊木,再加上常年的冰寒,树木本身及其坚固,要砍伐及其困难,可是在这里,竟然被砍伐出了一个面积多大上万平方米的空旷地带,地带的中央,矗立着一座面积极大的城堡,是的......
 
    下七章预览:...仅可以从大胡子的手中得到一大笔钱,给自己的佣兵团购买一些顶级的装备,还能够打响自己佣兵团的名号,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能够站出来,这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绝对强大的实力,卡巴基相信自己的实力! “哈哈,这是来自灵魂佣兵团的卡巴基团长,来,为了我们的勇士,卡巴基干一杯!”大胡子哈哈一笑,竟然一口道出了卡巴基的名字,这可让卡巴基感动不已,他实在没有想到,大胡子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也能够知道自己的名字! 姑且不论他是否能够活下来,至少此时他心里已经对大胡子充满了感激,很是感激的朝着大胡子......
 
    下八章预览:...?一百万对于在座的人来说,算得了什么? “我出五十两黄金!”沉寂了片刻,终于有人做出了反应,那是北欧的一名海盗,他们的实力范围在海上,倒是不担心教廷的围剿! 至于易科夫,却是被大胡子的这一句话气得双目通红,好你个大胡子,竟然这样贬低我! “一百两!”易科夫接踵而至,不就是上一个女人么?难道你易科夫大爷还真的害怕了? “一百五十两……”只要有人开口,就不愁价格升不上去,在座的都是穷凶恶极之徒,除了几个和教廷的势力范围相隔较近的外,谁会真正将教廷的威胁放在眼里? 不一......
 
    下九章预览:...,那确实比母亲还要亲的人,从小,她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是圣母一手养育了她,教导了她很多很多,最后她却取代了圣母的位置,成为了教廷的圣女!而圣母也再一次传教过程中失踪,这些年来,她历尽了千辛万苦才知道了一些圣母的消息,并且找到了这里…… 如今,自己好不容易来到了关押圣母的地方,却被最后的一扇铁门拦住,这叫她如何不着急?...
 
    下十章预览:...过山洞的洞口射在叶潇脸上的时候,叶潇从睡梦中缓缓的醒来! 睁开眼睛一看,映入眼帘的不是宽阔的大床,也不是印有碎花的天花板,而是一片黑漆漆的山洞洞顶,自己这是在哪儿?这是叶潇此时的第一个念头,不过很快,他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昨日的一切…… 和白愁飞一起击杀大胡子,最后陷入包围,而他带着圣女去炸毁军火库,谁知道却被带入了一间房间中营救圣母,结果圣母没有遇到,却遇到了妖娆,后来妖娆启动了机关,自己和她还有苏珊娜一起掉入了一条隧道,最后落到了一片寒潭中,然后…… 然后三人走了到了一个洞穴......
 
    本章提要    静海市水影山庄,这也是十大山庄之一,原来的主人是一个珠宝商商人,可是在一年前,那一位珠宝商商人却是将其送给了慕容茗嫣,一座价值数亿,每年都能够增加数百万收入的山庄,就这么送给了慕容茗嫣,这绝对是一笔大手笔!
 
    不过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位珠宝商人傻,相反,他是相当的有魄力,一座价值数亿的山庄换取了慕容茗嫣的友谊,也换取了龙耀会的友谊,在静海市,还有什么比龙耀会的友谊更值钱的呢?
 
    如今,慕容茗嫣自然是搬进了这座占地数十亩的巨大山庄之中,当然,一起搬进山庄的还有伊宝儿母女!
 
    山庄之所以叫水影山庄,那是因为在半山腰的位置,有着一片巨大的人工湖,一片矗立在山腰的湖泊,这一片湖泊就好似一面巨大的镜子,将山庄的整个的倒影进去,看上去美轮美奂,因此取名水影!
 
    山庄有着九幢别墅,以九宫之阵排列,其中最中央的一幢别墅也是所有建筑的主体结构,也是最大的一幢别墅,不过慕容茗嫣等人却没有生活在这一幢别墅中,只因为她们习惯了三人一起居住,要是只是三个人的话,住那么大的别墅又显得太空旷了,三人所居住的别墅是靠近西面最小的一幢别墅,只有两层楼,总共四个房间!
 
    如今马上就要到了春节了,静海市的气温已经回升了一些,也不像京都那样还下着雪,但温度也不算太高,只有几度,特别是静海市是海边城市,若是在外面的话,海风吹过,更显阴冷!
 
    不过别墅中装有地暖,若是不出门的话,倒是不会显得太冷!
 
    此时,别墅的客厅中,伊宝儿穿着一件长长的t恤,赤着一双小脚丫踩在沙发上,脑袋不断的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眼中充满了期盼之色!
 
    这个时候,伊琳正端着一份煲好的鸡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餐桌上!
 
    “妈妈,叶潇哥哥不是说今天要回来的么?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他不会是放我鸽子吧?”看到忙碌的伊琳,伊宝儿很有些不满的说道,她都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叶潇哥哥了,心里蛮想念他的,今日听说叶潇要回来,她可是连同学的聚会都给推脱了!
 
    可是这个死叶潇哥哥,天都快黑了,他竟然还没有回来,简直太可恶了!
 
 
    不过早非处男的叶潇自然不会因此着想,很是柔声的说了一句,这也是他完全发自内心的一句,他们真的已经成为了最亲之人!
 
    刚刚和伊琳分开,穿着一件居家长裙的慕容茗嫣已经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当看到叶潇的时候,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亲切的笑容,一边朝叶潇走去,一边张开了双臂,叶潇也早已经迎了上去!
 
    “潇儿!”
 
    “嫣姐!”两人用力的拥抱在一起,就这么一句简单的称呼,却道尽了两人心中的所有的依恋!而慕容茗嫣的眼角,竟然也溢出了晶莹的泪花,那是相思的眼泪!
 
    “好了好了,难得叶潇回来,怎么一个个哭哭啼啼的样子,饭菜都好了,快点吃饭吧?叶潇也应该很饿了吧?”看到两人就这么一直搂着不放,伊琳当下开口说道!
 
    叶潇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慕容茗嫣的怀抱,这个他自小一来就感觉最温馨的怀抱!
 
    “好好好,先吃饭,先吃饭!”慕容茗嫣也是强忍住泪花,开口笑了起来,这是大过年的,这是一家人团聚,这有什么好哭的?
 
    当下众人再不多说什么,开始忙碌着开饭,而伊宝儿早就兴奋的亲自跑去厨房端饭端菜!
 
    这是大半年来四人第一次一起吃饭,自然免不了要喝酒,慕容茗嫣直接开了一品皇家礼炮,叶潇端着酒杯和慕容茗嫣等人轻轻一碰,一口而尽!
 
    喝着甜美的洋酒,吃着嫣姐和琳姐亲自做的菜肴,叶潇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宁,这才是他最想过的日子,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征战厮杀,就这么平平静静的陪着家人,喝喝酒,吃吃饭,看看电视,多么的温馨幸福,可是这样的一个小小的愿望,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对了,叶潇,你爷爷打来电话了!”正吃着饭,慕容茗嫣忽然开口道!
 
    “啊?他说什么?”叶潇一愣,老头子要打电话怎么不直接打给自己?
 
    “他说让你今年春节有空的话回去一趟!”慕容茗嫣继续道!
 
    “回去?好吧,那要不我们今年就去巴蜀过春节?”叶潇开口道,想想自己出来已经好些年了,还一次都没有回去看过老头子,似乎也说不过去!
 
    “嗯,不仅是我们,还有人要跟我们一起回去!”慕容茗嫣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这样一个成熟的女人露出这等笑容,那魅力简直惊人,可是叶潇却感觉寒风飕飕,这笑容是如此的诡异!
 
    “谁?”叶潇一愣,不知道还有谁要和自己一起回去看老头子!
 
    “你爷爷让你带上孙媳妇一起回去,你说带谁?”慕容茗嫣娇笑了一声,连一旁的伊琳也是笑了起来,还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带谁好呢?”
 
    “额!”叶潇当下就闹了个大红脸,脑海中却也不断的闪过各种念头,老爷子现在年龄大了,自然想着抱曾孙子,看来这一次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带个女人回去啊!只是真的该带谁呢?
 
    因为欧阳倩倩的事情,自己和谭笑笑之间还有些尴尬,而自己又和欧阳倩倩发生了那等关系,她却不知道去了哪儿,而花月妩倒是很合适,不过估计以她的性格,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去的!
 
    至于黄玲瑶?这更是扯谈,自己和她之间虽然有些小暧昧,但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你爷爷点名了,今年必须带着皓月回趟老家,按照他的意思,是在老家把婚礼给办了!”叶潇还在脑海中带谁好的问题,慕容茗嫣已经笑吟吟的说道!
 
    “唔……”叶潇差点被这一句话给呛死,司徒皓月?
 
    好吧,他承认,司徒皓月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大大的一个美女,作为司徒家的继承人,更是华夏国数一数二的富女,能够娶这样的一个女人,绝对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而自己虽然最早对她很是厌恶,可是后来两人也算是重归于好,甚至好几次她都帮过自己的小忙,去京都的日子里,两人也偶有通电话,不过那也只是朋友之间的电话,对于司徒皓月,他还真没有那种感觉!
 
    现在,老头子竟然要自己带她回去,还要直接在老家成亲?这不是扯谈么?
 
    不过想想也是,和司徒家的亲事可是当年老头子一口答应下来的,在老头子的心中,明显司徒皓月才是叶家的孙媳妇啊!
 
    一想到这里,叶潇的眉头就皱成了“川”字!
 
    “那皓月呢?”叶潇强忍住心中的惊讶,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现在他只能够期盼司徒皓月会反对了,在他看来,司徒皓月对他应该没有那种来电的感觉,要不然为什么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只是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呢?
 
    “皓月当然不会反对咯,司徒南那家伙更是早已经开始准备嫁妆了,潇儿,这件事你可不许含糊哈!”慕容茗嫣沉着声音说道!
 
    一听到司徒家竟然举双手赞成,叶潇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浓了,特别是想到司徒南竟然已经开始准备嫁妆了,他就感觉一阵头大!
 
    难不成这本就是司徒南跟自己的爷爷商量之后的结果?
 
    “叶潇哥哥,你不能够娶她?”就在叶潇感觉头大不已,伊琳和慕容茗嫣抿嘴轻笑的时候,一直坐在叶潇旁边的伊宝儿却是嘟囔着小嘴说道……
 
    她是镇远侯沈君彦的发妻,当朝太后的嫡女,传说她拥有着绝世的姿容和令人闻之就会心醉神往的迷人声线,她是天底下最令人嫉妒的女人。
 
    却没有人知道,这个最尊贵的女人不过是个被囚在冷宫里的可怜人,母后的无情,孪生姐妹的陷害,未婚妻的污蔑,最爱的丈夫却为别的女人将她杖毙在寝宫之前。